20year

Our community has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history in Dallas. What began as five or six families coming together to study the Bible and pray together, quickly became a community that regularly gathered at nearby churches for Masses and meetings. As the numbers grew, they requested that the Diocese of Dallas help establish a permanent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y in 1990. In 1992, we put our money together and purchased a small office building in Richardson, Texas. By the end of 1993, we had renovated it to become our sanctuary and activity hall. With the guidance of priests seconded from Taiwan and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our small community grew stronger in numbers and in faith.

主編的話



甘智岡

這一期葡萄滕,我刻意沒有要求要有一個主題,原因是懶,不想花腦筋。理由是想讓各種不同題材的佳文,花團錦簇般地呈現給讀者兄弟姐妹。可惜在下插花技術低劣,要請諸位看官原諒。但看了所有的文章後,感謝天主,我發現花雖然插得七零八落,可是對天主的“信德”兩字,貫穿所有的文章,所以我們這期也等於有了一個主題。那種沒要求而得到的,也只有依靠天主的大能而得到的喜悅,是不可言喻的。

首先我要感謝彭神父,起了一個頭,他給我們敘述了十月玫瑰聖月的來歷,我想這個主後一五七一年的因信德而有的神蹟,改變了人類的歷史;如果當初抗回軍失敗了,義大利就會淪陷;這對天主教的存在都有威脅。這讓我想到在公元七五一年,是唐明皇在位的開元年間,唐朝軍隊和正積極擴張的阿拉伯軍隊在中亞哈薩克斯坦打了一場怛邏斯之役。結果唐軍大敗,兵敗的結果是中亞被伊斯蘭化;這場戰爭的結果,到今天還影響著世局的發展!彭神父接著介紹許多聖者的事蹟,這也讓我們瞭解諸聖為信德而替我們樹立的榜樣;這讓我們有準備迎接即將來臨的諸聖節。

接著要感謝周弟兄別開生面的專訪聖保祿的大文,這也讓我們在這個聖保祿年更瞭解他的事蹟,尤其是他的信德。他為捍衛信德而做的犧牲是我們都應該效法的。而他不只有信德而更超越,沒有一個人能把愛說得那樣透徹:「…現今存在的,有信、望、愛這三樣,但其中最大的是愛。」(格前13:13)

接著是黃發芳和李翠婷姐妹的大文,從日常生活的細節體會到信德的重要。

王念祖弟兄的美國的「梅瑟寶寶法」一文,讓我們瞭解這一樁寶貴的立法。這在美國目前的歪風迷漫,諸如墮胎,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等等的大環境中,不啻是注入了一股清涼宜人的微風,使人耳目清新,更不用說這條良法能拯救數千數萬無辜的小生命。這些花開茂盛的嶄新生命將來可能會造就出幾個Michale Jordan(職業籃球明星),幾個Bill Clinton (前任美國總統),或者是幾個Steve Jobs(蘋果公司首席總裁)呢?

在陳麗璟姐妹的“生命的延續”大作裡使我們再次懷念已去世的聞慧韻姐妹,如果她沒有信德,她能如此從容面對死亡嗎?

感謝許媽媽的“見証”一文,信德能替她的摯友帶來如此大的回報。

陳裕霖小弟弟才十三歲,謝謝他的堅振聖事一文,也謝謝李滕藍的翻譯。我們從他的文章中可以體會到,宗教教育在他成長的過程中是多麼的重要,他的宗教老師Peter 叔叔,就像聞慧韻姐妹,和許媽媽一樣,他們的信德影響了別人,就像掉在地裡的麥子一般,發芽、生根、茁壯。

一年一度的成人慕道班又開始了,講員的辛勞固不必說了,我們還有許多陪伴員,在默默地奉獻自己的時間精神, 他們還要以身作則,讓慕道友感動。這一期,我們有兩位陪伴員:張淑秀和孫忠敏道出她們的心聲。

神師的話─十月的聖者



彭保祿神父

我們都知道,就好像五月是聖母月,十月專定為玫瑰聖月,所以稱為玫瑰月。這是與歷史有關係的,因為教宗聖比約第五世肯定一五七一年,教徒能在義大利南部雷班多城來把進攻的回教徒打敗,完全是靠玫瑰聖母的代禱。因此他立定了這個節日。教宗完全相信是全教會在當天向聖母所作的祈禱使到敵人敗北。教宗也請一總信徒去效法聖母,默想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降生,苦難和復活的奧蹟。

但十月還有重要的一天是屬於聖母的。那就是她在一九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在法蒂瑪最偉大的最後一次顯現。正如她所許下的,為了證明是她顯現,她使太陽在萬千信眾面前舞蹈,並將傾盆大雨所淋溼的場地和大家所穿的衣服立刻變乾。

十月也是天使,宗徒和許多聖者〈教宗、殉道、主教、司鐸、修會創辦人和改革家、修女和貞女〉的月份。有我們的護守天使〈二日〉,聖西滿和達陡宗徒〈二十八〉,聖路加聖史(十八)也有殉道教宗聖嘉利斯都一世(十四),法國的聖德尼殉道主教和同伴們(九日),安弟約基的聖依納爵主教(十七:依照‘永生聖言’電視網的資料,這位聖主教原來就是救主在向弟子們講論謙遜和純樸的重要性時所抱過來放在弟子們面前的那位小孩:請參閱瑪十八:1-4)!聖安多尼。克拉雷(二十四),若望。加畢川(二十三)以及方濟會的會祖亞西西聖方濟(四日)。

還有就是四位非常重要也很受人尊敬的聖貞女:修會改革家及聖師阿維拉聖德蘭(十五),聖師及傳教主保里修聖小德蘭(一日),特尼慈聖海薇修女(十六)以及以傳揚耶穌聖心敬禮稱著的聖瑪嘉利達。這敬禮已普及到整個教會 (聖女於本月十七日逝世,但節日在十六日慶祝)。

在這一大群十月聖者中也有我們自己的聖者。他們是我們中華教會裡的五位殉道聖人。是上一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二千年大禧年十月一日在羅馬所封聖的。他們是和其他一百一十五位一起被封聖的,其中有八十七位有我們中華血統的殉道者,包括司鐸,傳道員,貞女,修會會士,男士,婦女及小孩。這個月的五位是施方濟神父及與他同會的西班牙道明會士桑多斯白主教,華若望,德方濟及費若望三位神父。他們在一七四六年在福建省所興起的教難中被捕,一年後受盡折磨,死在獄中。時為乾隆在位第十二年。


‘葡萄藤’各位親愛的讀者兄弟姐妹,如果獲得信仰是一種大恩,那麼獲得殉道的榮冠更是一種大恩!我們都知道‘殉道’是一種見證。而我們的團體都在高喊:福傳!福傳!向我們自己的同胞福傳!讓我們大家同向殉道聖施方濟神父及他的同伴諸聖祈禱,讓大家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善行來為自己的信仰作證,“使別人看見我們的善行而歸光榮於我們的在天大父”(瑪五:16)!阿們!

訪談聖保祿



周 道

為了福音,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格前九:22)


前言:


這趟回臺灣,妻和我有機會逛臺北車站旁邊保祿孝女會經營的上智出版社,買回了一大堆想看的書。當然其中一小部份是妻為了堂區主日學的需要而代買的書刊,其餘的就是自己往後需要的參考書籍了。我們當時在逛書店的時候,發覺店裏張貼了好多有關慶祝保祿年的海報,它們讓我十分強烈的感受到臺灣教會團體支持與鼓勵各項保祿年相關活動的活力與熱情。我想或許正因為第一個千禧年,耶穌基督的福音,是由保祿三次的出外傳教,到達了歐洲。而第二個千禧年,隨著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耶穌基督的福音傳到了美洲,如今正逢第三個千禧年,正是步武保祿,你我可以將耶穌基督的福音傳遍整個東亞大陸的契機。回美之後,承蒙真理電臺鍾站長邀請,在保祿年開始的時候,問我是否可以分享一些過去閱讀宗徒大事祿及保祿書信的感想。由於我在以前準備主日學及讀經時,有機會跟隨著他的足跡與書信,對聖保祿早就產生了十分心儀與尊敬的感受,當然囉,雖然談不上認識這位從未停止宣講福音的最小宗徒,然而因著這份不嫌棄的邀請,正好給了我一份絕佳的默想題材,幾經思考,我想我就大膽的從自己粗淺的默想中,以我有限的認知跟保祿作一次超越時空的專訪吧!

訪談記錄:

「找我接受專訪?你別開玩笑了,談我這個像流產兒的人?不是我謙虛,真的實在沒什麼值得誇耀好專訪的,天父對我們的慈愛,基督給我們的聖寵,還有聖神帶領我們的恩賜,我跟你和大家沒什麼兩樣,大致上都差不多。不同的祗是我在世時遭受到的考驗,和我比你們早生了兩千年的事實。」

「什麼?哎,保祿呀,請等一下,我還沒開始呢,你怎麼知道我要專訪你呢?」

「你懂得諸聖相通功的道理對不對?事情就這麼簡單。」

「好吧,既然不要專訪,那麼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要專訪那就太好了,行,你有什麼樣的問題?」

「首先我想知道,教會裏老把你的塑像跟劍連在一起,這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呵,呵,老實說,那麼多次的長途跋涉,我帶的都是手杖,還有就是織帳幕的工具,劍倒是沒有。不過雕塑我帶著劍,倒可以讓大家有一個很好的默想空間。基本上我想是因為我寫給各地教會的書信內容,多少提供了一些後世雕塑的素材。像是我在厄弗所書中提過的話,『拿著聖神作利劍,即天主的話』(Ephesians弗 6:17),還有希伯來書裏面所說的『天主的話確實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種雙刃的劍還銳利,直穿入靈魂和神魂,關節與骨髓的分離點,且可辨別心中的感覺和思念。』(Hebrews希4:12) 所以你們要時時靠著聖神,而且要醒寤不倦,以各種祈求和哀禱祈禱;使你們在開口的時候,賜你們能說相稱的話,放心大膽地傳揚福音的奧祕。當然囉,其他的人在其他方面因著劍而有美善的連貫與默想,祗要是建樹自己,幫助別人,使那些願意親近天主的人得到成全,我都會很高興的。」

「嗯,其實你走過那麼多地方,最讓你喜歡的是那裏?最讓你難忘的又是那裏?最讓你傷心的是那裏?你最不願意去的是那裏?」

「好傢伙,怎麼一口氣問那麼多問題?的確我在世的時候跑過不少的地方,那個時候,我最喜歡的地方是那些“對於福音的進展反而更有益處的地方”,也就是我在斐理伯書中所說的“為了基督的緣故,戴鎖鏈的地方”。事實上為了把“地上變天國”,我仍然還在不停的奔走,現在的好處是時空再也不能給我任何限制,所以目前我最喜歡的地方是人們的心裏,因為我可以將福音的種子播在那裏,讓它以後可以長成大樹來遮陰乘涼。最讓我難忘的嘛,是耶穌不放棄我,在我即將掉入深淵,是衪伸手拉拔了我,耶穌親自顯現給我,使我懸崖勒馬,悔改皈依,我也記得阿納尼雅,巴爾納伯,還有其他眾聖徒們的包容與接納,他們真正的活出了基督的愛。在耶穌救我以前,從我的所學所能,我自以為我十分認識天主,我沒有想到我的認識卻因著我的狹隘和偏頗的價值觀做出了那麼多天主以為惡的事情,可見天主的仁慈不是因我們功過的多寡而有所增减。反倒是,要是我們了解明白天主的仁慈之後,還要執意的做出相反衪的事,這才真正令衪痛心。讓我最傷心的地方是那些和我以前一樣的經師,法利賽人和猶太人所盤据的聖殿與會堂,因為天主的殿宇竟成了爭權奪利和買賣的場所,天主要的是仁愛不是祭獻,更何況你們的身體是聖神的宮殿,這聖神是你們由天主而得的,住在你們內,而你們已經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了。想想看,要是我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一個又一個輕意的被自己率性恣意損毀破壞的宮殿,這夠令人傷心了吧。至於說,我最不願意去的地方是那裏?嗯,我最不願意去的地方就是聖神不要我去的地方,試想當罪惡不再統治,而你們也不再屈於法律權下,而是在恩寵權下的時候,你們還會聽憑罪惡與法律的指示嗎?你們當然而且也應當聽從那位超乎法律,在法律之上的聖神的引導了。聖神帶領我在阿剌伯曠野三年之久,相同的聖神也帶領我三次出外傳教,更是同樣的聖神帶領了我抵達羅馬,好讓我將天主的福音介紹給僑居羅馬的猶太人和當地的外邦人。所以,你們也要做我曾經做過的事,就是聽從聖神,將福音傳遍地極。」

「好的。噢,對了,既然你提到巴爾納伯,又感謝他的包容,說說看你們是怎麼鬧翻的,倒底是誰對誰錯?」

「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問題,要說誰對誰錯,就事情的本身,其實是沒有什麼對錯可言,當時我在第ニ次出外傳教上有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就是傳達宗徒會議的決議,也許是我對若望瑪爾谷過去的表現起了過多的焦慮,而巴爾納伯呢?又因為若望瑪爾谷是他的親戚,拉不下臉不帶他去,正因為當時我們兩人各自堅持己見,不相讓步,以致傷了和氣,造成了巴爾納伯先帶著若望馬爾谷選擇離開,為我而言,會有這樣的結果,的確是相當令人惋惜的,然而我們更要看到的是,要是我們處理事情祗依著本性與自我的話,它們多半都會延遲聖寵的到來。可是祗要我們相信天主,天主一定會從不好的當中引出好的來。這次意外的分離,在福傳上竟然造成了兵分兩路收割雙倍莊稼的結果,巴爾納伯將塞浦路斯及敘利亞和基里基雅各個教會同時堅固起來。我則建立了小亞細亞的教會。關於鬧翻這件事情後續的發展,天主更是賞賜了我們格外豐厚的恩寵,衪讓我們在身心靈上不斷的淨化、成長、與成熟,事實上在我第三次外出傳教時我們已經完全在主內和好如初了。你可以從(2 Timothy弟後4:11及1 Corinthians格前9:6),看到我跟巴爾納伯以及若望瑪爾谷和好的証明。然而就人性的眼光看來,要是時光倒流,允許我再一次的經過這事件,那麼我處理的方式會不會不一樣呢?當然這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我可以不回答,但是就我個人成長而言,我當然可以用更理性溫良的態度去面對不同的意見。就像我們現在在永生的國度裏彼此在天主的愛中不分彼此的互相結合一樣,我們齊聲不停的讚誦著『聖,聖,聖…』」

「謝謝你的分享,你在寫給格林多教友第一封信中提到阿頗羅,似乎是阿頗羅的口才促使了格林多教友分黨分派,對阿頗羅的口才你有什麼看法?」

「你的問題在邏輯上須要修正。格林多教友的分黨分派,不是因為阿頗羅的口才,是因為格林多教友的成熟度。福傳的使命在於帶領人們認識永生的天主,衪唯一的聖子耶穌基督,還有衪和衪聖子共發的聖神。帶領的人不算什麼,只是僕役,使你們獲得信仰,每人照主所指派的而工作: 我栽種,阿頗羅澆灌,然而使之生長的,卻是天主。 可見,栽種的不算什麼,澆灌的,也不算什麼,只在那使之生長的天主。 所以栽種的和澆灌的,原是一事,不過各人將要按自己的勞苦領受自己的賞報。 我們原是天主的助手,你們是天主的莊田,是天主的建築物。所以即使阿頗羅的口才好,你們要善於聆聽,好認識天主聖三,獲得信仰。阿頗羅他出生在埃及的亞歷山大里亞,他是猶太僑民,他到了厄弗所之後,因為知道若翰的洗禮 ,所以他也十分熱忱的跟人講論耶穌基督的事。這裏我特別要提普黎史拉和阿桂拉這對夫婦,我的摯友。他們聽了他的講論,就把他接回家,給他更詳實地講解了天主的道理。他們夫婦真可說是初期教會最傑出的要理老師了。我還必須要讓你知道,阿頗羅是一個明事理,識大體的人,他為了避免格林多教友的分裂,就轉回到厄弗所去了。我後來請他再返回格林多城傳教(1.Corinthians格前16:12)。最後是弟鐸請他去克里特島傳教。對了,我還要告訴你們,不管後來他在世上的結局如何,肯定的是,現在我們都一起在天主臺前,共同在為福傳努力了。」

「謝謝你的回答,在這保祿年開始,大家都說要效法你的福傳精神,致力於讀經,傳福音,尤其是向還不認識基督的人宣講福音,拓展基督的神國,在這層的努力當中,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嗯,想必你聽過我說過的一句話,『要是我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的確,我們生來就有它的目的,也就是參與傳承耶穌基督在世救贖的工程。傳播福音就是將這救贖工程具體化。但是你們要特別注意,傳福音不是祗靠宣講,要是別人光聽你講就相信的話,那這個福傳工作就太容易了。尤其每個人的塔冷通不相等,所具備的神恩也不一樣,無論如何,最基本的言行合一卻一定要做到,因為別人不僅僅聽你說的,更會看你做的,要是稍稍的不注意,不立刻就變成福傳的反見証了嗎?另外讀經或做福傳工作,不要一下子就把自己該做當做的放棄,立刻就想將福音傳遍地極,你們不是有傳教的主保聖人:聖女小德蘭嗎?她終其一生從來沒踏上過越南或中國一步,她成為傳教的主保聖人憑的是什麼呢?所以福傳要先從自己開始,進而影響到週遭的人,像是家人,朋友,鄰居,同學,然後才是社會,國家與世界及地極。你們現在的世界,科技、交通、媒體、通訊等等都有高度的進步,想要福傳讀經,祗要活用適當的工具,就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最後,請記住,在福傳上千萬不要忘了我給格林多人所宣講的『什麼是愛』(1 Corinthians格前13:1-13),你們要把這個誡命活出來,要是心中沒有愛,不但別人接受不到這份愛,做任何的事情,你們都將會變成另一面發聲的鑼和發響的鈸,因為祗有愛才能永垂不朽,也祗有把愛活出來,才是立刻而且永遠的福傳。要是你們了解了這層意義,再看我在弟茂德後書所寫的:『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 。 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就是主,正義的審判 者,到那一日必要賞給我的;不但賞給我,而且也賞給一切愛慕衪顯現的人 。』你們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了。」

「哇!謝謝你的提醒,時候不早了,我得向你告辭了。再見囉!」

「再見!」

A Word from the Pastor - “The Saints of October”



“The Saints of October”

By Friar Paul P. Pang, O.F.M.

We all know that, just as May is the Marian Month, October is dedicated to the Holy Rosary, therefore it is called “The Month of the Holy Rosary”. The main reason for October to be called the month of the Rosary is historical. It goes back to the year 1571 when Pope Saint Pius V attributed the Christian victory against the invading Muslim army in Lepanto in southern Italy through the intercession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So he instituted this feast. The Pope was convinced that the prayers offered to Our Lady by the whole Church on that day were the reasons the invading enemies were defeated. The Pope wanted all Christians to imitate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in meditating the mysteries of the birth, passion and resurrection of Our Saviour Jesus Christ.

But one more important day in October also belongs to Our Lady and that is her last grandiose apparition in Fatima on October 13th. 1917 when she kept her promise to prove the authenticity of her apparitions by making the sun dance in front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spectators and also dry the rain-soaked grounds and the people all at once.

But October is also the month of Angels, Apostles and Saints (Popes, Martyrs, Bishops, Priests, Religious Founders and Reformers, Nuns and Virgins. We have our Guardian Angels (2nd), Apostles Simon and Jude (28th) and Saint Luke the Evangelist (18th). There is Pope Saint Callistus (14th), Bishops Denis of France and his martyr companions (9th), Ignatius of Antioch ( 17th: who, according to the EWTN Q&A Session, was none other than the boy called by Jesus to stand in the middle of his disciples when he was talking to his followers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humility and simplicity: cfr. Mt. 18:1-4), Anthony Mary Claret (24th), Religious Founder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4th) and John Capistran (23rd).

Then we have four very important and popular Virgin saints: Religious Reformer and Doctor, Teresa of Avila (15th), Therese of Lisieux, Doctor and Patron of Missions (1st), Religious Hedwig of Trebnitz (16th) and Margaret Mary Alacoque Virgin, the famous promoter of the veneration to the Most Sacred Heart of Jesus, now extended to the whole of the Church (she died on the 17th of October, but her feast is kept on the 16th).

But in this big group of Saints of October we also have our own saints. They are the five holy martyrs of the Chinese Church who were canonized by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in Rome during the Great Jubilee Year 2000 on October the First. They were made saints together with 115 others, among whom there were 87 martyrs of Chinese descent including priests, catechists, virgins, religious, men, women and children. They are Saint Francis Dias and other Dominican companions Bishop Santos, Fathers Francis, John and Joachim. They were arrested in Fujian during the 1746 persecution and died martyrs in prison the following year in the 12th year of the reign of Emperor Qianlong.


Dear Brother- and Sister- Readers of “Grapevine”, if it is a great grace to receive faith, it is a much greater grace to receive the crown of martyrdom. And we all know that ‘martyrdom’ means ‘witnessing’ and this community has been clamoring loud and clear its desire to evangelize our con-nationals. Let us pray to Saint Francis and his companion martyrs that we, each and everyone of us, do our best to bear witness to our faith with good works “so that others in seeing your good works will glorify your Father in heaven” (Mt. 5:16).

天時、地利、人和—話去膽記



黃發芳

今年的三月某日中午1點左右,我的家庭醫生李明仁,打了通電話給我,要我有空到他的醫院去一下,他想為我做個檢查。姑娘我心想:在家正閒的慌,正巧又起得晚,早飯吃得也晚,肚子到這會兒也不覺得餓,正好檢查。於是,當下我就開車去了醫院。意外地李醫生發現我的膽裡有個兩公分大的石頭,他怕我不相信還把超音波的螢幕轉給我看,我是看的霧煞煞,有看沒有懂。後來,為了接女兒就匆匆離去。

老公下班回到家,我就跟老公報備。老公說了句:『兩公分很大耶!妳又沒痛過,有沒有看錯?』話說兩年前老公肚子痛得送醫,又照胃鏡又通腸鏡的做了一堆檢查,搞了好幾個月急診室也跑了兩、三回。最後,我們只好當膽結石醫。李明仁醫生就這麼輕易地找到我的膽結石,這也真是有點不可思議?但是心中的懷疑又不好對他明說,好在我不曾痛過,也許在時間上還可以拖一拖,我跟老公就打了這麼個主意。

十四年前懷女兒時,曾經想讓母親來幫我坐月子,心思細膩的大哥就帶母親去做了個全身檢查,結果發現母親有膽結石。為了不給我這個大肚婆添麻煩就在台動了手術,拿了膽結石。不幸在手術後又發現總膽管在滴石頭,一個禮拜連動了兩次手術,身子骨也一下子垮了下來。這件事浮上了我的心頭,於是我打了通電話給母親,母親說當時她的醫生跟她說:『膽結石不痛反而危險,因為不痛就不會引起注意,等到石頭塞爆就沒救了。』聽母親說了這一段,又讓我想起楊伯伯曾提過他有個朋友就是這樣過去的。一連串的訊息讓我有了警戒,跟老公商量後,決定等老公返台回來後再處理。

四月四日的一早送了老公上飛機後,就開始一天的忙碌,晚上又忙著六日到老人院表演的最後的排練,沒想到當晚謝敏英姊妹為讓我們的整體表演節目更具看頭,又臨時編了個新疆舞,可想而知在表演前我們又得另外安排練習的時間了。五號的上午帶著女兒到教堂去上太極劍的課,中午就與女兒在外隨便吃,再趕回家與沈媛宜做最後演出前的演練。練完後,為了服裝的事我打了通電話給楊漪婷,才掛上電話,我的肚子突然一陣劇痛,痛得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趴也不是,我當即知道這是我的膽在痛。由於老公不在家只得叫女兒打電話給我的醫生,醫生檢查確定是膽結石痛,就為我做了所有的應變措施,也為預防我的膽再痛,他交代不可吃油膩及辛辣的食物,不可做劇烈運動。我只好打電話給表演團取消老人院彩帶舞獨舞的演出。突如其來的變化考驗著大夥的應變能力。但是,誰也沒料到取消彩帶舞獨舞的演出竟是天主巧妙的安排—原來老人院表演的場地根本不適合跳彩帶舞。這樣的認知讓我們更加的歡喜。在這次的義演中,老人們用他們凝神專注的投入給了我們最好的肯定。

對醫生交代不可吃油膩及辛辣的食物,不可做劇烈運動一事卻也謹記在心不敢或忘。待老公返美後,儘快開刀拿膽是我的最後決定。因為我知道這是天主的旨意,否則祂不會讓我知道我的膽裡有個兩公分大的石頭,又在我懷疑這事的真實性時,讓我發作,而過去的經驗又能幫助我做正確的選擇及判斷。 至於,老公的不在家反而意外地讓我得到醫生最好的照顧─免受急診室之苦。在時機上配合的真可謂是天衣無縫,樣樣週全,更妙的是祂也只讓我痛這麼一次為時僅6、7分鐘,目的只是為讓我相信。其實光憑這一點我就深體祂愛我之心,所以安排老公一回來我就動手術。但是,天主的計畫卻更周詳,所以第一次手術的預約未能成行。於是,我只好等天主的時間,就在我發現天主給我的祝福完成「五月的禮讚」一文的分享後,我知道二十號是最好的時機,而我也就在這一天解決了眾人擔心我會再次發作的顧慮,從此我是大膽之徒無膽矣。手術後的第二天,我已不用止痛藥可以自行活動了,吃東西也恢復正常了,根據護士的說法:我的狀況一切正常。

終於,我明白為什麼祂要我在天主聖三節之後開刀了,因為祂要讓我在愛的氛圍內享受祂所賜予的幸福—所有的不適一經抱怨馬上解決,這是我最感到意外的,好像身邊有個專神伺候,只要我開口,他們就為我辦妥,這是我多大的福氣呀! 真是想到都會笑。(註) 星期天是基督聖體聖血節,我打心眼裡不願錯過,我從眾人的眼神中看到我的出現讓他們先是懷疑--懷疑我到底是開刀了沒,後是驚訝—怎麼跟沒事一樣。說實在的,我好像也應該假裝一下,最起碼也要像個病號,比如說話沒力啦,或是來點西施捧膽的動作等等的啦…可惜現在想到都太晚了,只好寫文章來分享天主對我的愛,而當天時、地利、人和交會時,所產生的默契是彼此相愛及絕對的信任。我幸福了,您幸福了沒?

五月三十日耶穌聖心節完稿 2008

註:

1.醫生在動完手術後曾對我說:『在手術時打了些空氣在肚子裡,所以第二天肩膀會不舒服。』於是我期待著它的發生,但是它卻始終沒發生。

2.開完刀第三天,席鯤珍打了通電話來關心,我把還沒排便的考量跟她說了,結果跟她掛了電話就直奔廁所,這真是太神奇了。

3.我才跟老公說我有些呼吸困難,結果電視正教大家『如何坐著練氣功』,我照樣做了,結果呼吸又正常了。說實在的,這也真是太巧了,五分鐘的節目正好被我看到,而教的主題又是如何坐著練氣功,我連站起來都不用。真是想到都會笑。

4.老公覺得我的肚子太大像懷孕一樣,提醒我要小心腹積水,我自己也覺得肚子漲得很厲害,所以就打電話給沈媛宜問她腹積水是怎麼一回事,結果所有腹積水的症狀我都有,唯獨呼吸困難沒有。不過,掛了電話肚子的腫漲不再讓我不適,也就倒頭就睡了。第二天一早醒來,竟發現我已恢復正常的肚量了。

5.其實,開完刀後 肚子裡的傷口時有抽動,但感覺像懷孕時,孩子在肚子裡動手動腳的情形。於是,我就乘機把孩子們在我肚子裡作怪的事好好的與他們分享一番—一來是自己懷念孩子在我肚子裡親密,二來想借機再次拉近我們的親密關係。兄妹倆互相甜蜜的指責,逗的我哈哈大笑。可是,這種抽動又慢慢變成了抽痛,疼痛的程度不見減輕反而越來越厲害,時間也越拉越長,最後感覺痛得簡直像受到電擊一樣。直到我忍不住痛跟我的外科醫生講了,他開了新的止痛藥給我,還沒去拿呢從此就不再痛了。 這讓我感到非常的納悶,覺得真是奇怪極了,好像非要逼著我抱怨不可,好像我的抱怨會是他們的功勞似的。真是笑死人了。

  •  Start 
  •  Prev 
  •  1  2  3  4 
  •  Next 
  •  End 

Page 1 of 4

8/7/2016 Announcement
Monday, 08 August 2016
SundayMass Announcement主日彌撒宣布事項 – 8/7/2016 Eucharistic adoration before English mass every Sunday is from 8:15-9:15am.... Read More...
IMAGE 2016 Newsletter
Monday, 04 January 2016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1/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2/2016) PDF File 主僕月訊 Monthly Newsletter(03/2016) PDF File... Read More...
IMAGE Grapevine 2017
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7
葡萄藤 Grapevine 172 (02/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3 (04/2017) PDF File 葡萄藤 Grapevine 174 (06/2017) PDF File Read More...